分站:北京|河南|河北|山东|山西|湖南|湖北|广东|广西|黑龙江|辽宁|吉林|浙江|安徽|江苏|福建|甘肃|江西|贵州|云南|青海|四川|陕西|宁夏|海南|内蒙古|海南|澳门|台湾

那时候——第42章 三人行必有我桌

2019-09-15 20:57:56 作者:姚音 来源:中国国际新闻杂志社

2003年的9月1日,我特地起了个大早,站在师达附教学楼四层的高三5班牌子下,不无感慨——

经过两年的煎熬努力,我们终于来到了这所学校的最高楼层,站到了高中年级的金字塔顶端傲视群“生”,也站在险绝的巅峰里向着高考孤独前行。

这一切说明什么?说明,高三这个洪水猛兽,它终于来了。至于它有多么“凶狠”?凶狠到我一进教室就被吓的呆住了——

原本两人一桌的5*8格局毫无预兆的变成了4*9,每桌三个人、每排三大桌,一共四排三十六个人,除了去文科班的苏丽雅、聂文婧、蒋乐乐,赵一也走了,回到了8班。

一整个学年,他对5班始终保持着“客气”的距离,若即若离的,一下课就跑到8班门口和旧日同学叙旧,有些人、有些事就是强求不了。当然,另一个不值一提的理由是,这次分班考试,赵一的成绩是年级前二十,还是比较有实力。

赵一的回归,不知道是不是跟8班那个叫“吴怡”的女同学有关系,而我眼下却有点着急起来,我走到了原来的座位前,那里倒依旧贴着我的名字、也有张川的,然而,我们中间还隔了一个名字——周亚男。

这隔开的一个桌子,却好像横隔在我们之间的天堑,我顿时想到了罗密欧与朱丽叶、想到了梁山伯与祝英台、想到了柯南和小兰,就在我独自狗血伤神的时候,张川进来了。

“呦!怎么个意思?”张川看着我,对这波新的排桌操作同样一头雾水。

“‘减员’四个,换仨人一桌了,咱俩还有……周亚男。”

张川低头看了眼我们这三人桌的排列,沉默了两秒钟……

“我去……太好了!终于不用挨着你了!”

“我才是解放了!就是可怜了班长!”互相伤害是吧,行,来呀,who 怕 who!

“老刘肯定是考虑让周亚男这种风清气正的坐你边上,杀一杀你的‘邪气’。”张川说着在右手边的新位子上坐下了。

“我的邪气也是斩妖除魔的时候在你这个‘妖孽’身上沾到的,你等着被班长灭吧。”我拉开左边的椅子对峙道。

因为中间隔了一个位子,我的日常“惩戒之拳”够不到这小子了,我们各自把眼睛瞪得老大,准备用眼神“杀死”对方。

“那个……能不能……借过一下……”我们对话的主角,周亚男,出现了。

“呦,班长早!”

“亚男好!”

我和张川抢着站了起来,争先把周亚男让进中间的那个“宝座”。

“亚男,咱俩以后就是同桌了,多多关照。”我说着直接上前一步,抱了抱昔日不太熟悉的班长,把亚男搞得有点懵。

我挑衅的看了眼张川,有本事你也抱啊,跟我抢人、哼。

张川不动声色的拿出来一份卷子,“这我暑假总结的物理重点题型,班长,要不要印一份?”

“这个好,那谢谢。”周亚男高兴地接了过来。

可以啊,小子,知道投其所好拉拢,我也不甘示弱,“我那有一份暑假班的议论文写作宝典,明儿带给你。”

周亚男被我们突如其来的热情搞到晕头转向、不明所以,只好一副微笑又不失尴尬的表情:“好,都好。先上课、上课……”

我的视线隔过安静自习的班长,和张川的交锋着,大家都想把周亚男拉到自己的阵营,共同防御“第三者”。

或许,其实我们也都知道,隔开了以后,有些事情再也没法回到从前了,比如彼此间不遗余力的互相吐槽物理语文、并在这样的吐槽中一遍遍给对方讲解,比如一起在老曹的化学课上面对着高难度加试题“颤抖”,比如你打球的时候桌上会有冰百事而我时不时也能喝到心爱的可口可乐。再比如,坐在你的身边,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有些坏习惯,高三你们要好好改改了!”老刘,每次都特别一针见血。

今天的高三训话,早在我们预料之中,内容大家也能猜到七七八八。听以前学长学姐们说,到了高三,音乐、美术等等所有的“副业”很快就会停课,只剩下体育,但是也不能保障,经常被其他高考科目明目张胆的占用。

对此,我们也已经做好了准备,然而,老刘还说了好多别的,是大家没有准备的。

比如从今天起,每天的晚自习时间由每天的五点半延长到七点半,“中间有二十分钟晚饭时间,自己想办法解决,家远的克服一下。”

没等我们“啊”着哀叹完,老刘紧接着抛下了另一枚“炸弹”——以后按照高考科目每天测验,三天一小考、一周一大考,外加附送月度年级模拟考试。

我们连“啊”都啊不出来,直接没了气儿,金字塔顶不是那么好站的,这才高三开学第一天。

“座位大家都看到了,以后就这样排,按月轮换,每月依次往右挪一列,为保证公平、最右边的两列在最后一次调换顺序,下一轮的时候重拍。”

这是老刘今天所有出人意料的消息中,唯一的一点好消息。

我很快心算出来,4个月后,我和张川就可以再度同桌,4个月、123天,差不多就是期末的时候。

“我们班次序都打乱了,也不知道老刘这回按什么排的座位。”楼道里,我跟冯邈聊着,有点抱怨的意思。

“我们班还那样,座位有什么关系。”冯邈的心思不在6班里,很是无所谓的样子。

“哈喽。”昔日8班、如今9班的辛宇也凑了过来。

“文科班怎么样?”

“太爽了!我周围前后左右四个美女,有个是原来你们班的蒋乐乐,我就是被众多红花簇拥的绿叶。”辛宇可能误会了我们的正常问题,喜滋滋的讲着如何陷入了一众女生的包围圈中无法自拔。

文科并不出众的辛宇究竟为什么坚定地选择了女生主宰的文科班,这基本是个谜,我想起了他平时爱逛紫蔷薇爱买粉紫色的本子……咱也不知道,咱也没敢问。

而另一边,我和张川的表现也不太正常。大概是第一天三人同桌,我们都还有点不适应。

老师在台上正讲着课,“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我和张川跟座位上,隔着周亚男小声比着口型:“三子,好好听,别偷懒!”

“你大爷。”

倒不是我们俩敢在老刘的课上放肆,而是这节语文课,老刘有事、让语文组的另一位唐老师代为上课。

唐老师,被我们亲切的称为“蜜糖”,跟她的姓氏无关,而是因为她的好脾气。唐老师有句名言,“如果前排聊天的同学和后面打牌的同学,能稍微照顾一下中间睡觉的同学,那我们这个课堂就和谐了。”

当然,以我们5班的运气,一向跟这样的老师“无缘”。

在唐老师的“纵容”下,我和张川的嘴仗越来越放肆起来,不知谁挑的头,升级成了互相丢废纸团,甚至有好几次都误伤了夹在中间的周亚男。

“别、别闹了……”班长一脸生无可恋,刚“摆脱”了聂文婧、又摊上了我们俩,周亚男的心里可能是有点儿崩溃的。

然而换成三人桌的我们,今天好像“闹”的还格外凶。我知道,我们不会一直在课上这么“闹”下去,也许仅此一天。只是有点烦恼,只是还不习惯,只是想让你知道,即使分隔开了,在我心里,你还是我的、惟一的“同桌”。

老唐继续在台上复读着,“子曰……”——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

我说,三人行,必有我桌。


相关文章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中国国际新闻报网北京工作咨询电话:010-67868563 13718957265
【中共中央原委员、人民日报社原社长邵华泽先生为中国国际新闻杂志题写刊名,并任中国国际新闻杂志社名誉顾问】
战略合作单位:中国专家学者协会 名誉会长:周铁农(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
中国国际新闻杂志社名誉总编辑:王林(光明日报出版社原副社长,现任光明日报书画院执行院长) 申斌(安阳工学院原院长,现任安阳高等专修学院院长)
中国国际新闻杂志社社长、世界通讯社社长、国际网络电视台台长、中国国际新闻网总编辑:郝江华(人民日报社人民论坛网原主编助理)
中国国际新闻杂志社总编辑:肖继业(河南省技术监督局原副局长、正厅局级干部)
中国国际新闻杂志社执行社长:张清堂(兼世界通讯社执行社长) 中国国际新闻杂志社执行总编辑:招启华(兼国际网络电视台执行台长)
艺术顾问:魏中(中南海)紫光阁名人书画院常务副院长 陈红军(现任人民日报社神州书画院副院长)
法制顾问:张子祥(河南省法院原副院长);金海洲(河南省检察院原副厅局级干部);史国政(金博大律师事务所书记)

业务代理:北京玉华国际广告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新闻杂志社】国际标准刊号:ISSN 2221-7606

项目合作:北京国新环球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北京中艺慧鑫文化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新闻》邮箱:chinaintnews@163.com 《中国国际新闻》国际编辑部邮箱:chinaintnews@126.com